• <tr id='el658'><strong id='el658'></strong><small id='el658'></small><button id='el658'></button><li id='el658'><noscript id='el658'><big id='el658'></big><dt id='el658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el658'><table id='el658'><blockquote id='el658'><tbody id='el658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el658'></u><kbd id='el658'><kbd id='el658'></kbd></kbd>
  • <acronym id='el658'><em id='el658'></em><td id='el658'><div id='el658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el658'><big id='el658'><big id='el658'></big><legend id='el658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i id='el658'><div id='el658'><ins id='el658'></ins></div></i>

    1. <i id='el658'></i>

      <fieldset id='el658'></fieldset>

        <code id='el658'><strong id='el658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ins id='el658'></ins>
          <dl id='el658'></dl>

            <span id='el658'></span>

            戲子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2

            她的母親是個戲子。她長得象母親一樣梨花帶雨,嬌怯嫵媚,一個眼神一個動作都牽惹著人的幻想。她不知道父親是誰。傢裡的男人走瞭一個,又來瞭一個,看著母親用脂粉供養的青春都給瞭那些不相幹的人,她漸漸長大的心便有瞭難以言訴的淒皇。

            她的母親要她學戲,登臺。她將戲文咬得珠圓玉潤,音韻流轉之間,蓮步如雲。可她卻怕登臺,怕在別人的故事裡流下自己的眼淚。然而她還是登臺瞭,因為母親已不再年輕,無以供養她的悲哀化作夜間不寐的一聲聲嘆息。在嘆息聲中一步步走遠的是那個舉著風車蹦跳的小女孩。

            臺上她將水袖的褶皺和心裡的哀傷一起甩出,臺下她的孤獨就和西下的夕陽一起沉寂。然而她是戲子的女兒,註定要做戲子,一做瞭戲子,就走進瞭暖昧的聲色之中。

            那一段時間,總有一雙眼睛盯著她。沒有深情,沒有迷戀,但她卻記住瞭那雙眼睛。雖然她心裡在慌,可她知道戲子就是讓人看的。臺下的人是付瞭錢的,無論那眼神是讓你春心蕩漾,還是讓你如芒在背,你都無法拒絕。

            她在唱,他在看。

            而她必須以漠然的心情看待一切過往。

            戲班的老板和她的母親一樣,供養瞭她,栽培瞭她,心裡卻總是情不自禁的盤算著她的價值。而最終的結算卻是不變的,那就是她永遠虧欠瞭他們。

            她等待著把自己賣出去,這樣的命運她不能逃脫。

            那個人終於走到後臺來。

            看著她一點點的將妝卸去,成為一個純粹的美人,他卻沒有驚訝。那眼裡依然沒有深情,沒有迷戀。隻是牽過她的手,說帶她走。她知道討價還價的事早已在幕後完成,這不是戲文裡的臺詞。她什麼也沒說,就跟他走瞭。在這一場別離中,隻有母親盛妝送別的身影是惟有的絢麗。

            她準備著卻擔心著,有那麼一天會成為他的新娘。

            他教她書,教她畫,教她做一個完美的女人應有的一切表演。其實這些她早就會,一個戲子怎麼會不會演女人呢!然而她虔誠學著,她想做一個真實的女人和做一個戲子是應該有差距的。

            而她學會瞭一切,卻沒有成為他的新娘。

            她坐上瞭迎娶她的轎子,也坐在瞭春風裡。而一顆心卻在春風外。

            新郎是權貴之子,年輕風流,看上瞭他的女人。而他雖是個富商。但卻要依仗權貴的扶持。她看到他淚流滿面,自以為士為知己者死,作為他的女人應有這樣的慷慨。可在她低頭拭淚那一刻,他竟和一個女子跪在瞭她的面前。而那女子和她競十分的相象。她才明白她從來就不是他的女人。

            她從戲裡走出,又要向戲裡走去。

            轎夫悠悠邁著步子。她現在的舞臺好大。

            他還會向她和她的新郎祝酒吧。

            因為她從來都是戲裡的主角。她將和母親一樣,一輩子生活在戲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