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cronym id='0ws22'><em id='0ws22'></em><td id='0ws22'><div id='0ws22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0ws22'><big id='0ws22'><big id='0ws22'></big><legend id='0ws22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1. <tr id='0ws22'><strong id='0ws22'></strong><small id='0ws22'></small><button id='0ws22'></button><li id='0ws22'><noscript id='0ws22'><big id='0ws22'></big><dt id='0ws22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0ws22'><table id='0ws22'><blockquote id='0ws22'><tbody id='0ws22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0ws22'></u><kbd id='0ws22'><kbd id='0ws22'></kbd></kbd>
    1. <i id='0ws22'></i>
      <span id='0ws22'></span>
      <fieldset id='0ws22'></fieldset>
    2. <ins id='0ws22'></ins><dl id='0ws22'></dl>

          <i id='0ws22'><div id='0ws22'><ins id='0ws22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0ws22'><strong id='0ws22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斷臂菩薩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8

            東魏天平年間,在山東博興縣有一位張石匠。他的手藝全國聞名,他雕刻的龍鳳活靈活現,各種動物、人物栩栩如生。

            張石匠妻子早亡,膝下有一女兒,父女兩個相依為命。他的女兒叫秀娥,當年十八歲,長得如花似玉,知書達理,賢惠聰明。來張傢提親的都踏破瞭門檻,秀娥卻沒有一個中意的。

            天平元年,東魏孝靜皇帝元善見信奉佛教,要求在全國各地修建廟宇,號召人們拜佛念經。

            當時,博興縣境內,要建一座龍華寺,雕刻佛像的責任就落在瞭張石匠手中。張石匠到山區選好瞭石料,運到龍華寺,開始動手雕鑿。

            當時監工叫吳良心。他是知府的小舅子,為人刻薄,心黑手辣,他依仗著姐夫是知府,仗勢欺人,欺男霸女,無惡不作,一直到三十歲,也沒有哪個良傢姑娘嫁給他。

            為瞭早日完成工期,監工驅趕著大傢,加班加點,經過三年多的時間,龍華寺終於建成,剩下的就是安奉佛像瞭。

            由於佛像多,石匠少,進度比較緩慢,那吳良心就盯在工地上,不讓石匠回傢,日夜加班,吃飯的時候都是由傢人送到工地上。

            這一天,秀娥去給父親送飯,迎面碰上吳良心,他看見秀娥,簡直被她的美貌驚呆瞭,兩隻眼睛看瞭又看,不離秀娥的身上,秀娥羞得低著頭來到父親身邊。

            吳良心跟著秀娥,來到張石匠跟前,嬉皮笑臉地說:“姑娘,多大瞭,找婆傢沒有?沒有,我給你找一個?”

            張石匠看瞭,沒好氣地說:“不勞吳大人費心瞭,閨女有瞭婆傢瞭!”

            “有婆傢瞭?不知道是誰傢的公子這麼有福氣?”吳良心嬉皮笑臉地說著,還用手去捏秀娥的臉。

            張石匠看瞭大怒,一把把他的手打開說:“放尊重點兒,滾!”

            吳良心討瞭個無趣,憤憤地說:“張石匠,這閨女早晚是我的,你別給臉不要臉。”

            父親吃完飯,秀娥收拾碗筷回傢,走在半路上,突然,從莊稼地裡跳出幾個人來,手裡都拿著刀,為首的就是監工吳良心。

            吳良心走上前,淫笑著說:“姑娘,怎麼樣,今天就和我回傢成親,虧待不瞭你。”一邊說著,一邊往上湊,伸出手來拉秀娥。

            秀娥一看跑不瞭瞭,幹脆,一不做二不休,寧可死也不受辱。她掄起巴掌,照著吳良心臉上就是一個耳光。

            吳良心氣極瞭,咬著牙說:“你竟敢打老子,來,把她捆起來,抬到我傢去。”

            大傢一起圍瞭過來,就在這時,來瞭一位姑娘,一手拿著蓮花,一手拿著拂塵,大聲喊道:“光天化日,朗朗乾坤,竟敢欺負良傢婦女?”

            吳良心看瞭看姑娘,面相方圓,彎眉細目,微翹的嘴角飽含笑意,真像仙女下凡,笑著說:“好,又來瞭一位,我都要瞭,給我把她也捆起來。”

            大傢圍過來,隻見那位姑娘揮動拂塵,三下五除二,把那幾個人打倒在地,然後走到秀娥跟前,給她解開繩索。吳良心乘機從背後拿著刀悄悄地走瞭過來。

            “恩人,小心!”秀娥高喊瞭一聲。

            那位姑娘連頭都沒有回,把拂塵往後一甩,吳良心倒退瞭幾步,撲通一聲仰面摔在瞭地上。

            就在這時,張石匠帶著幾個人跑來,吳良心看瞭,指著張石匠說:“張石匠,你竟敢叫人謀害我,等著瞧。”說完帶著大傢一溜煙地跑瞭。

            張石匠來到姑娘面前,連連致謝:“多謝恩人救命之恩,不知恩人姓甚名誰,傢住哪裡,我以後親自登門道謝。”

            姑娘笑瞭笑說:“路見不平,出手相助,是我份內之事,不必道謝。”說完,轉身不見瞭蹤影。

            所有的雕像基本完工,大殿裡的釋迦三尊像由張石匠親自雕刻,也全部完工,隻剩下一尊單體協侍菩薩像,還沒有動工。

            孝靜皇帝傳來諭旨,三月三要駕臨龍華寺拜佛。現在剩下不到半月的時間瞭。吳良心聽瞭,眼珠子一轉,就把雕刻協侍菩薩的任務交給瞭張石匠。

            張石匠選好石料,心裡琢磨著怎樣雕鑿,這時,救自己女兒的那位姑娘出現在眼前,他揮動錘子和鋼釬,日夜不停,幾天的功夫就完成瞭,看著自己雕鑿的菩薩像,張石匠會心地笑瞭。

            龍華寺裡所有的雕像全部落座,州府的官員都來觀看,吳良心跟在眾人後面,來到瞭大殿裡面,當他來到協侍菩薩前,看瞭看,覺得面熟,再仔細一看,不覺大怒,那尊菩薩像,就是那天打他的那位姑娘。他悄悄地來到他姐夫面前,湊在耳朵邊細說瞭一遍。

            知府聽瞭,命人把張石匠捆在寺內的一棵樹上,指著張石匠說:“張石匠,你竟敢把凡人雕鑿成菩薩,這是褻瀆神靈,也是欺君之罪,應該滿門抄斬,念你雕佛有功,砍掉你的雙臂,讓你的女兒到吳良心傢中為奴。”

            上來兩個劊子手,揮起大刀,照著張石匠的左右臂砍去,圍觀的人嚇得驚叫一聲,閉上瞭眼睛。

            說時遲,那時快,張石匠的女兒跑過去,迎著刀伸出雙臂,隻聽見“咔嚓咔嚓”兩聲響,秀娥的兩隻胳膊被砍掉瞭,頓時鮮血直流,張石匠大喊一聲:“秀娥!”也昏死過去。

            誰知過瞭一會兒,秀娥兩隻胳膊慢慢地長瞭出來,大傢都萬分驚奇。這時,一位衙役跑過來說:“知府大人,你快到大殿裡去看看,菩薩的雙手沒瞭。”

            知府來到大殿裡面,也驚呆瞭,隻見協侍菩薩的雙臂,不知去向。皇帝就要來瞭,再重新雕鑿已經來不及瞭,知府找來能工巧匠,雕鑿瞭雙手,可怎麼也安不上。

            三月三,皇帝來到瞭龍華寺,看瞭建築和雕像,萬分高興,來到協侍菩薩面前,看到脅侍菩薩天衣褶紋流暢自然,瓔珞疏密得體,姿態端莊秀氣,連聲稱贊。

            又看到菩薩沒有雙臂,臉色陡變,問:‘如此精美的雕像,為何沒有雙臂。“

            有人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瞭皇帝,皇帝大怒,將吳良心判瞭死刑,知府也削去官職,發配到伊犁,永不錄用。失去雙臂的協侍菩薩靜靜地站在大殿裡面,觀看著滄桑的變化,一站就是幾百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