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fieldset id='1kpay'></fieldset>
    <i id='1kpay'></i>

    <i id='1kpay'><div id='1kpay'><ins id='1kpay'></ins></div></i><span id='1kpay'></span>
    <ins id='1kpay'></ins><dl id='1kpay'></dl>
      1. <tr id='1kpay'><strong id='1kpay'></strong><small id='1kpay'></small><button id='1kpay'></button><li id='1kpay'><noscript id='1kpay'><big id='1kpay'></big><dt id='1kpay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1kpay'><table id='1kpay'><blockquote id='1kpay'><tbody id='1kpay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1kpay'></u><kbd id='1kpay'><kbd id='1kpay'></kbd></kbd>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1kpay'><em id='1kpay'></em><td id='1kpay'><div id='1kpay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1kpay'><big id='1kpay'><big id='1kpay'></big><legend id='1kpay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code id='1kpay'><strong id='1kpay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2. 驢踢球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6

            早年,“驢鄉”保頂縣有個習俗,就是每年舉辦“騎驢踢足球”比賽。賽場上,一群毛驢“運動員”在賽手們的指揮下左沖右撞,然後進球多者為勝。

            這天,一場激烈的比賽開始瞭,兩邊分別是丁傢溝丁大慶帶的黑驢隊,和西鄉村董小強帶的灰驢隊。

            正當觀眾們津津有味地觀戰時,意外發生瞭。隻見董小強騎的灰驢突然被對方的黑驢絆倒,就在他欲起身的一剎那,丁大慶所騎的黑驢趁機一蹄子踢過來,正好踢到董小強的頭上,董小強當時就一命嗚呼瞭。

            幾天後,有人擊鼓喊冤,陳知縣升堂一看,喊冤的竟是丁大慶的老婆丁氏。丁氏哭訴道,賽場上其夫所騎的毛驢誤將董小強踢死,這本屬意外,他們已給董傢賠瞭銀兩以表歉意,但董小強之妻董氏卻得寸進尺,天天到丁傢大吵大鬧。如今,董氏已帶著兩個年幼的孩子住進丁傢,聲稱他們母子日後的生活理應由丁大慶負責。

            聽完丁氏敘述,陳知縣想,每次比賽大傢都有承諾,凡賽場上出現驢死人亡等事故,肇事者皆不承擔責任,如今董傢怎可揪住丁傢不放?陳知縣立馬命衙役將董氏帶進衙門。

            董氏一上大堂,就“撲通”一聲跪地,繼而號啕大哭起來,邊哭邊說:“縣太爺,您可要為民女做主呀,民女常年有病,不能下地幹活,而一雙兒女又年幼無知,如今死瞭丈夫,往後的日子可咋……咋過呀!”

            陳知縣也是個心軟之人,董氏這一哭,倒把他難住瞭,這事該咋辦呢?就在陳知縣無所適從之時,丁大慶突然上瞭大堂。丁大慶說:“縣太爺,這事您不必為難,既然董小強是因我而死,我就要對他的傢室負責,好漢做事好漢當!”

            丁大慶的話令陳知縣十分感動,不由誇道:“好樣的!做人就要敢擔當!”

            轉眼間,一個多月過去瞭,這天,丁氏又來擊鼓喊冤。她怒氣沖沖地說道,自從董氏住進丁傢後,就與丁大慶眉來眼去,繼而形影不離。眼下,丁大慶天天夜晚跟董氏鬼混在一起,兩人儼然一對夫妻……

            真是豈有此理!陳知縣拍案而起,正準備派衙役去將這對***捉來訓誡,不料師爺朝他擺瞭擺手,他附在陳知縣耳邊說:“此事有蹊蹺,慎重。”

            陳知縣一愣,問:“此話怎講?”

            師爺悄悄說:“若董氏住進丁傢後,兩人日久生情,這還好說;若事前兩人就好上瞭,那問題就大瞭。”

            陳知縣頓時醒悟,莫非……

            幾天後,被派去暗訪的衙役回來瞭。衙役告訴陳知縣,丁大慶跟董氏是姨傢表兄妹,兩人打小就相識。長大以後,董父嫌丁傢貧窮,沒有同意他們的婚事,將董氏許配給瞭傢底殷實的董小強。婚後,董小強夫婦關系並不好,經常吵架,還有村民看見,董氏上街趕集時曾偷偷跟丁大慶約會。

            聽完這些話,陳知縣頓覺脊背發涼:難道他們真敢幹出傷天害理之事?

            接下來的幾天,陳知縣穿瞭便裝,帶著衙役去丁傢溝暗訪。暗訪中,他們在村邊的垃圾堆裡撿到一個“佈人”,佈人用舊衣爛佈做成,內臟填滿稻草。奇怪的是,佈人的軀體及四肢基本完好,唯獨頭部稀巴爛,似乎多次遭到擊打。陳知縣讓衙役找來丁氏一問,她承認佈人是她丈夫丁大慶所做,再問做它何用,丁氏說,是丈夫用來馴驢的。

            陳知縣頓時什麼都明白瞭。

            幾天後,衙門貼出告示:鑒於本年度驢踢球比賽未決出勝負,陳知縣決定,農歷八月八日再舉行一場比賽……

            八月八日這天,比賽如期舉行,仍是黑驢隊與灰驢隊一決雌雄。隻見丁大慶指揮著隊員們左沖右突,頻頻得分。沒瞭董小強的灰驢隊萎靡不振,明顯處於劣勢。眼看黑驢隊要獲勝,陳知縣突然叫停。陳知縣換下丁大慶,而讓一名瘦衙役頂替他繼續比賽。

            比賽繼續舉行,忽然一頭黑驢誤將對方的一頭灰驢撞倒,騎驢之人隨即也倒下。接著,就見那個瘦衙役在所騎黑驢的脊背上重重拍瞭一巴掌,這頭黑驢馬上抬起後蹄向地上所躺之人的頭部狠狠踢去,再拍,再踢,再拍,再踢,直到此人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為止。

            天哪,又出人命瞭!鄉親們霎時驚得目瞪口呆。

            就在鄉親們為此人不幸殞命而感到惋惜時,躺在地上的那人卻突然站瞭起來。大傢定睛一看,此人的帽下戴著鐵盔,怪不得沒被驢踢死。再一看,此人竟是另外一名衙役。

            這時,陳知縣發話瞭,陳知縣說:“鄉親們,剛才你們已經看到瞭,其實,董小強不是被驢誤踢致死,而是被人謀害……”

            原來,丁大慶與董氏一直舊情未瞭,他們早就有瞭除掉董小強的決心。但兩人也深知殺人償命的道理,怎麼辦呢?經過一番深思熟慮,兩人決定在驢踢球比賽中讓驢“誤”將董小強踢死。為瞭訓練驢的踢力,丁大慶親自做瞭個佈人,一有空就讓驢踢其頭部。到後來,隻要一拍黑驢的脊背,黑驢就會準確地踢向目標。

            案情真相大白,陳知縣破瞭一樁命案,但他還是有些內疚,本想讓老百姓樂呵樂呵的驢踢球比賽,卻被心懷叵測之人利用,於是下令取消瞭驢踢球比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