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i id='sxwql'></i>

    1. <tr id='sxwql'><strong id='sxwql'></strong><small id='sxwql'></small><button id='sxwql'></button><li id='sxwql'><noscript id='sxwql'><big id='sxwql'></big><dt id='sxwql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sxwql'><table id='sxwql'><blockquote id='sxwql'><tbody id='sxwql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sxwql'></u><kbd id='sxwql'><kbd id='sxwql'></kbd></kbd>
      <acronym id='sxwql'><em id='sxwql'></em><td id='sxwql'><div id='sxwql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sxwql'><big id='sxwql'><big id='sxwql'></big><legend id='sxwql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dl id='sxwql'></dl>
      <i id='sxwql'><div id='sxwql'><ins id='sxwql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ins id='sxwql'></ins>

          <span id='sxwql'></span>

          <code id='sxwql'><strong id='sxwql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sxwql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義誅赤僵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9

                 

                清道光年間,陜西關中有一個鄉紳,因年老得病而亡,他的子子孫孫都圍著他的棺木守靈。

                第二天正午時分,有一個中年灰衣道士從他傢門前經過,突然就停下腳步對著門口嘆起氣來。守門的仆人感到很奇怪,上前問道:不知道長為何嘆氣?道士將眉頭皺起對他說道:快去告訴你傢主人,大禍就要臨門瞭。仆人一聽吃瞭一驚,心中不敢怠慢,馬上進去對鄉紳的兒子們說瞭。這幾個兒子聽罷也感到很是詫異,於是一起出門來看看。

                道長見到幾個兒子出來,上前先作瞭一個揖道:貧道路經寶宅,突見兇兆。依我看來,你傢靈堂棺木之中的屍體已經變成異物,不是你們的父親瞭。因你全傢皆為善良之輩,不忍看到被它所害,所以不敢不告訴你們。幾個兒子聽瞭道人的這番話,不由心中大為惱怒,認為這個道士不過為瞭騙幾個錢就危言聳聽,甚至胡說他們的父親變成怪物。有兩個脾氣不好的一邊口中謾罵一邊就準備上前拳腳相向。道士見狀卻面無懼色,不急不慌地對他們說道:貧道早知你們必然不信,若是如此可以自己走到棺木前去看看。如我所言非妄,棺木的前端應該有一個小圓孔,這就是妖物進去的路徑。如果沒有,貧道情願認罰,任請隨意處置,絕無怨言。幾個兒子聽他說的似乎真切,一時面面相覷,不知真假。彼此商量瞭一下,他們就派最小的一個兒子前去查看。小兒子來到棺木前一看,前端正中的木板上果然出現瞭一個銅錢大小的小孔,和這個道士所說的一模一樣,而抬老父親入殮的時候棺木明顯是完好無損的,隻一夜之間此洞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,連他們居然都沒有發現。他心中大感詫異,於是趕緊出去告訴幾位兄長。外面的其他幾個兒子聽瞭之後大驚失色,急忙趕回靈堂查看,確實和弟弟所言一致,幾人不由滿面迷惘之色。愣瞭好一會兒,方才想起道士所言,於是趕緊讓仆人把道士請進來。待道士進來在堂中坐下,幾個兒子畢恭畢敬地端茶送水,然後誠惶誠恐地問道長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。

                道士徐徐說道:明日子時此物會從棺木中出來。雖然他幻化成你們父親的樣子,但實際上早已經不是你們的父親瞭。他會把所有親近之人的名字都叫一遍,但是你們千萬不能答應,否則將必死無疑,切記切記。幾個兒子聽後不由覺得此事太過荒誕,所以臉上仍是有些將信將疑。道士眼見他們如此也不多說,站起身子就拱手告辭瞭,臨走的時候告訴他們如果需要的話,可以到城外道觀找他。

                待道士走後,幾人互相商量瞭一下,雖說此事似乎荒誕,但是為防萬一,還是讓全傢上下除瞭孩子外都住在靈堂守靈,正所謂人多膽大。另外再讓仆人多備點棍棒刀槍,到時靜觀其變。萬一真如道士所說,大傢也還相互有個照應。於是吩咐所有仆人準備好瞭各種傢什,在靈堂住瞭下來。

               

                這天夜裡二更時分,天空突然電閃雷鳴狂風大作。所有的人心裡都很害怕,也不敢安心睡覺,就點著蠟燭守在靈堂裡。到子時將至的時候,大傢的心裡開始有些忐忑不安起來,幾個兒子更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都不知道士所言是否屬實。

                就在此時,幾人突然聽到從棺木中傳來嘶嘶的聲音,像是衣服摩擦的聲音,接著就是輕微的敲擊聲,似乎棺木中有什麼東西馬上就要破棺而出。眾人不由面色煞白魂飛魄散,互相看瞭一眼,喊一聲就作鳥獸散,跑的跑,藏的藏,瞬間靈堂便空空蕩蕩再無一人瞭。幾個仆人跑得慢瞭,隻好躲在靈堂門口的柱子下,接著就聽見棺蓋掉落的聲音。兩個膽大仆人雙眼微微睜開,用眼角餘光偷偷看去,隻見在靈堂忽明忽暗的燭光下,一人已從棺木中坐瞭起來。此時恰好一道閃電劃過靈堂,瞬間亮如白晝。借著這道閃電的亮光仔細看去,棺中之人正是他們已故的主人。他仍然穿著入殮時的衣服,寬大的袖袍隨風飄動。隻見他面色蠟黃,雙眼翻白,臉上沒有任何表情。眼見此景,一個仆人嚇得魂飛魄散,當即暈死過去,另一個膽大的也是抖如篩糠,一動也不敢動。

                隻見主人從棺中緩緩坐起之後,先將頭慢慢轉動,把整個靈堂細細掃視瞭一番,然後他才起身緩慢地走瞭出來,接著就一直走入瞭生前居住的房間,坐在床上的絲綢帳子裡一動不動。正在大傢嚇得半死的時候,突然聽見一陣淒厲的聲音從臥室裡傳來,眾人仔細聽去,似乎是喊長子的名字。幸虧之前有道士的叮嚀囑咐,大傢躲在自己的房間裡面屏息靜氣,一聲不吭。隻聽這淒厲的聲音從長子叫到幼子,從孫子叫到孫女,從老太太到小媳婦,一個沒落下。好在所有的小孩提前送走瞭,剩下的人又得到道士的告誡。此時眾人暈的暈,怕的怕,硬是沒人發出一點聲響來。